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兽血沸腾改编--叔侄重逢
兽血沸腾改编--叔侄重逢

 (原文:老刘从海上归来,摆脱了海族的追杀,终于见到海伦的叔叔~~)
荒原上又走过了一天,终于到了目的地,柏格村监狱了。
高高的角楼上的哨兵看到了这个庞大而奇怪的部队,吹响了嘹亮的牛角号,
数十个全副武装的战士从栅栏里慌乱地沖了出来,以爲是敌袭。
海伦用清越的战歌回答了哨兵。
这些比蒙战士都穿着陈旧的皮甲,手里的武器也是五花八门。刘震撼走近了
才看清楚,这些战士全是久仰大名的匹格族猪面人,他们的鼻子和自己还真类似,
只不过他的是扁大窟窿,人家这个更加巨大而挺拔。
「坎帕斯战神!是海伦小姐!」一个骑着野猪,头盔上闪亮的铆钉上插着一
根肮髒的看不出顔色的鸵鸟羽尾的将领模样的猪面人惊喜地大叫了起来。
「约克夏大叔!」海伦从刘震撼的怀抱里跳了下来,惊喜地迎了上去。
「是的,我是您忠诚的老约克!」这个猪面人喜极而泣,从野猪上跳了下来,
单膝跪地,深深地吻着海伦的手背,眼泪象开了闸门的回忆,源源不断地打湿了
海伦的小手。
~~
「海伦,我的宝贝!」这个忽然出现的人影几乎是号啕大哭地抱住了小狐狸。
刘震撼定了定神,才发现这个家伙也是个拖着火红尾巴的中年福克斯。精美
的祭祀袍上面沾满了污物和灰渍,脚下的皮靴沾满了虚土和呕吐物的残沥,浑身
上下散发着一股浓重的酒气。
~~
「西马克叔叔!」海伦哽咽着抱紧了他,四周的匹格们也都在抹着眼泪,脸
上的灰尘被泪水沖刷出了一道道的白印。
~~
酒足饭饱之后,老刘带着凝玉和艾薇儿回了房间,留下海伦和他的叔叔叙旧。
Zzzzz~~
午夜,村子里的灯光都熄灭了,大部分人已经进入了梦乡,角楼上的哨兵正
抱着长矛做着美梦。
「嗯~~啊~~」
忽然,一阵隐约的女子呻吟声从监狱里传出,在寂静的夜色中缭绕着,惊醒
了值夜班的约克队长。
他骨碌一下从墙根站起来,勉强打起几分精神,侧着耳朵,听了一阵,那阵
声音又好像未出现一般消失了。他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靠在墙上,抱着生锈的武
器,继续和梦中的美女约会~~
唿噜唿噜~~
「嗯~~不~~啊~~」
约克队长一下清醒了,他确定自己不是幻觉,呻吟声好像是从监狱东边传来,
那里~~那里不是领主大人的寝室吗?话说大人自从海伦小姐被沙漠人类劫走之
后就沒做这事了,也真亏大人忍到现在。自己可是每天都要和家里的婆娘嘿哟来
着,缺了一天都想得不行啊。
老约克爲大人的不幸感叹,听着那娇媚的春声心里发痒,起了偷窥的心思,
轻手轻脚朝领主大人的寝室去了。
「轻点~~啊~~好棒~~」
越来越近,那诱人的呻吟声也越发清晰了,还能听到啪啪啪肉体拍打的声音。
约克队长感觉那个女人的声音有点熟悉,但也沒想太多,他心里扑通扑通地
跳,悄悄走向窗户下面,然后靠墙坐着,准备掏出家伙爽一下。
「叔叔~~你好坏~~啊~~」里面的女人娇喘着说,「我早知道~~你想
弄人家~~这次真的把人家~~啊~~干死了~~啊~~你是亲叔叔~~怎麽老
是想~~干人家啊~~」
哇塞,这可把约克大叔吓坏了,「叔叔」!?里面那个、难道是~~海伦小
姐?!
「嘿嘿,上次差一点可以干到你了。」西马克子爵淫笑着说,「你还记得那
次替你庆祝成人祭礼吗?」
「啊~~你把人家~~带到房间里~~哦嗯~~」海伦哼嗯着呻吟着说,「
说要送礼物给我~~却推倒人家~~在床上~~还摸人家的奶奶~~嗯~~哪有
你这样送礼的~~羞死人了~~」
海伦小姐两个月前成人,她那时候已经被那条美女蛇收做学徒,成爲祭祀了,
她的亲叔叔怎麽会对她乱来?大人那个所谓的「成人礼」原来就是~~一瞬间老
约克想明白了以前的事情,他偷偷把沒有关严的窗户打开一条缝,迫不及待地凑
上去,里面淫靡的情景让老约克顿时兽血沸腾,欲火狂升!
房间里,大床角下躺着一条红色亵裤,床上一条同样红色的肚兜被随意丢弃,
小狐狸海伦正一丝不挂的趴在大床上,双手撑在床头,而她的亲叔叔就跪在她的
身后,双手紧抓着她的美臀,瘦腰一挺一挺地撞击着自己侄女的下体。
海伦小姐像母狗一样的承受着子爵大人的沖击,她美眸半闭,放荡的呻吟在
整个房间回响着。
「噢,我的海伦宝贝,你真是个尤物~~」西马克子爵一边感叹着说,一边
弯身包住海伦的玉乳,「海伦,你现在的奶子大好多喔!比上次我摸的时候大很
多喔,你长得真快啊!」
「啊~~你不要再摸~~快把人家的奶子~~捏破了~~啊~~」海伦回头
娇媚地横他一眼,「啊~~快把人家插破~~快~~快~~快点~~」
「干,早知道你是小淫娃,我上次就该狠下心把你干破!」西马克子爵发狠
地干了几下,干得海伦唉唉叫,接着说:「海伦,我刚才在阳台有干得你爽不爽?
干,你那样子超淫荡,我干你几下就把你弄得这麽爽!」哇靠!小姐竟然被
子爵大人干了两次,还在露天阳台上,那她的身体岂不是全部给巡夜的人看光光
呢?
那时候我怎麽看不到呢?老约克懊恼地想着。
「都是你~~坏心眼~~给人家喝下春药的酒~~把人家干了~~」海伦哼
嗯哼嗯的呻吟声中断断续续说着,「又拉到阳台~~把人家当成小狗干~~羞死
人~~啊~~叔叔~~你真是色狼~~」
老约克虽然不清楚当时的情形,但不难想像得到海伦小姐趴在阳台的栏杆边
上,给子爵大人从后面把鸡巴插进她淫穴里搅弄着,还一边压着声音叫床。
「嘿嘿,」这时西马克子爵色淫淫的说,「这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喝醉酒
那个骚浪样,摆明是在勾引我,我不干你才怪。」又接着说:「妈的,別再装纯
情咧,你的经验也不少,肯定有偷吃过,说来给我听听。」
「嗯~~人家不要说~~叔叔,快干我~~啊~~」海伦甩着头拒绝地说。
「哼,你不说我也知道,你这麽骚,福克森那个色老头肯定干过你,对不对?
快说,不说叔叔要抽出来啦。」西马克子爵说完就抽出自己的大肉棒,肉棍
上还黏着海伦的淫液,一滴一滴地掉在地上。
「人家说了嘛~~叔叔继续干~~」海伦摇着挺翘的屁股,嘟着小嘴嗲声说
着,「那次人家昏迷,李察喂我吃了凝玉给的东西,然后就特想那个~~啊!」
原来西马克子爵看见侄女的骚样,忍不住就插进她的淫穴,惹得俏海伦娇叫
一声。
「你坏死啦~~」海伦风情万种地白他一眼,然后闭上媚眼,继续回忆海上
的偷情韵事,「~~人家想方便一下~~李察又睡着了~~人家只穿了一件衣服
~~出去~~那个色老头拉着人家进了他的房间~~又摸又捏的~~人家也想要
~~他就推倒人家~~在床上~~啊~~」
在海伦断断续续的讲述中,老约克才知道原来小姐竟然已经让一个老头给干
上了,而现在又给自己的亲叔叔干,原来小姐本性是这麽淫荡的。咦,不知道自
己有沒有机会呢?老约克死死盯着海伦性感迷人娇躯,下面的手撸得越来越快了。
「嘿嘿,既然都给一个糟老头干了,给叔叔干一下有什麽所谓呢。」海伦的
淫浪让西马克子爵更是热血沸腾,他更加奋力操弄着亲侄女的淫穴,插得她的两
只爆乳随着他的动作前后抛晃。他伸手握住一只抓揉着,另一只仍然在一波波剧
烈地颠动。
海伦娇喘的低声说着:「你是人家长辈~~还干人家~~真是坏透了~~啊
~~你插得太深~~要死~~」西马克子爵问说:「你喜欢给我干吗?」
海伦嘴里呻吟着:「啊~~喜欢~~你干得人家很爽~~你就插死我吧~~
啊~~太大力了~~会把人家的小穴干破的~~」西马克子爵又是一通勐插狠抽,
插得小海伦淫穴蜜汁四溢,沿着两条大腿缓缓流下来。
「噢~~你真淫荡,我干死你~~」
可能是之前干了很久,西马克子爵就要爆发了,他把海伦压在床上,架起她
的修长玉腿,再次进入海伦的身体。
「啊~~海伦,我要射了~~唿唿~~」
「嗯~~叔叔~~用力~~人家要到了~~」
「哦!射!射!~~全给你了~~」西马克子爵低吼着,把精液都射入了海
伦的身体里。
「啊~~丢了~~呜~~好多~~灌满了~~」海伦花心处再度喷射出热辣
的阴精,浇在亲叔叔的龟头上,让西马克子爵舒服得浑身哆嗦着。
两人在床上搂抱着休息,西马克子爵忽然说:「海伦,我要去一下茅厕,你
乖乖在这里等我,我回来再好好疼你~~」然后拿上草纸就急急的出去了。
「嗯~~」海伦无意识地扭动着惹火的胴体,在锦被的遮掩下丰满的酥胸裸
露着玉白的乳肉,淡红色的乳头隐约可见,一对修长的光滑美腿全露在外,胯下
湿润的蜜穴更是让人欲火沸腾。
她脸上那刚被滋润的俏脸散发动人的绯红,性感的小嘴唿香甜的气息,微闭
的媚眼似乎带着勾魂的韵味。窗外,一双色迷迷的眼珠正贪婪地望着房间里的无
边春色,伴随着吞口水的声音。
「咯吱!」西马克子爵出去不久,门口被推开,老约克扑到床上,矮壮的身
体压上海伦美妙的娇躯。
「啊!约克叔叔,你~~唔唔~~」海伦还沒说完,约克大叔就封住了她的
小嘴。
「嗯~~不要吸那里~~啊~~不要弄人家~~」
「嘿嘿,小姐,你和子爵大人做的事我都知道了,你就给我吧~~」
「不要~~你不可以这样~~唔~~你要带我到哪里呀~~唔唔~~」
不一会儿,约克大叔抱着美艳的海伦小姐走出子爵大人的房间,一边和小狐
女热吻着,一边走向监狱西面。到了一间低矮的房间门前,他一脚踢开门,迫不
及待地抱着美人磙上房中的大床。
「唔~~不要~~啊!轻点~~好粗哦~~啊~~」
「骚蹄子,看我不干死你~~哦,好紧~~」
「啊~~啊~~约克叔叔~~你好厉害~~啊~~好深~~啊~~」
~~
※※※※※※※
几天过去了,老刘要啓程到威瑟斯庞城。和西马克子爵道別时,他说他下个
战神诞日会到老刘得领地拜访,又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目光看海伦,把她看得脸上
一红,老刘还以爲小狐狸舍不得自己的亲人。
临行前,海伦在人群里看到约克大叔,他对着海伦无声一笑,那灼热的眼神
仿佛包含什麽意味~~